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丈夫违反公司制度驾驶公车加班途中发生事故,致搭乘妻子死亡,被认定为职务行为,获企业赔偿。
2015-08-28 15:13:56 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作者:王静 刘铮 【 】 浏览:367次 评论:0
陈敬国、张桂珍诉中国水泥厂、朱珏英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

  问题提示:行为人的行为构成职务行为主要依据何种标准?

  【要点提示】

  “职务行为”是法人承担替代责任的决定性因素。确定职务行为的标准,不仅取决于是否履行了单位规章制度规定的相关条件和程序,而且应当从职权标准、时空标准、名义标准、目的标准等方面综合加以考量确定。

  【案例索引】

  一审: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2007)栖民一初字第1192号(2007年9月28日)
  二审: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宁民一终字第1497号(2007年12月10日)

  【案情】

  原告:陈敬国、张桂珍。
  被告:中国水泥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泥厂)。
  被告:朱珏英。
  郭明明(朱珏英之子)系水泥厂矿山分厂厂长助理兼总调度长。2007年4月19日,为迎接水泥厂领导次日来分厂来检查,郭明明与该厂职工张泉之、徐道平一起加班平整厂区内场地。三人一直加班至当晚19时,因此错过了单位班车,而平整场地的任务仍未完成。当晚,郭明明未按照单位规定填写申请单,没有履行相应的审批手续,驾驶水泥厂所有的一辆轻型普通货车搭乘张、徐二人回家,并约好次日早上二人等郭明明开车一起回厂继续平整场地。2007年4月20日6时15分左右,郭明明驾驶上述车辆,搭乘其妻陈孝丽(陈敬国、张桂珍之女),沿宁镇公路由西向东行至梅墓路段,该车翻人宁镇公路南侧水渠中,郭明明及陈孝丽当场死亡,该车辆严重受损。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七大队于2007年5月20日作出宁公交七(2007)第041901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此起事故的发生系由轻型普通货车驾驶员郭明明造成。
  郭明明在婚前曾购买位于南京市樱铁村、建筑面积为57.7平方米的住房一套,朱珏英系郭明明唯一的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本次事故发生后,郭明明、陈孝丽的家人已分别从二人工作单位获得工伤赔偿。陈敬国、张桂珍诉至法院,要求水泥厂赔偿各项损失合计44.08万元。水泥厂则认为单位制定了车辆管理的规定,不允许将单位的行政车辆自行开回家作为上下班交通工具,郭明明驾驶车辆并非职务行为。陈敬国、张桂珍遂申请追加郭明明的法定继承人朱珏英为被告,请求法院查清事实后依法确定当事人的责任。

  【审判】

  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交警部门认定本次事故系由郭明明造成,虽然郭明明与陈孝丽系夫妻关系,但其仍应对由于其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致陈孝丽死亡,导致陈敬国、张桂珍受到的损害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所谓职务行为是指与单位工作人员职责范围相关或为实现单位生产经营活动的目的和维护单位自身管理及社会活动需要而实施的行为。郭明明作为水泥厂矿山分厂的厂长助理,明知水泥厂和矿山分厂有用车要填申请单报批及不得将行政车辆用于上下班交通工具、不得私自出车的规定,却仍在2007年4月19日晚自行将车辆开回家。第二天早晨,郭开车回单位上班并搭乘陈孝丽,在上班的途中发生交通事故,郭明明的驾车行为不能认定为是职务行为。对郭明明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给陈敬国、张桂珍造成的损失不应由车辆所有人赔偿,而应由郭明明个人赔偿。因郭明明在本次事故中已死亡,故应由郭明明的法定继承人在郭明明个人遗产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关于损失数额的认定,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的赔偿范围、标准认定,确定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合计为37797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为50000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朱珏英在继承郭明明遗产范围内赔偿陈敬国、张桂珍经济损失37797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合计427970元,此款于判决生效后3个月内给付陈敬国、张桂珍。二、驳回陈敬国、张桂珍对水泥厂的诉讼请求。
  朱珏英不服一审判决,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认为:事发当日,郭明明使用水泥厂所有的车辆事出有因,是为了完成水泥厂临时安排的迎接检查工作,系从事水泥厂授权和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与其职务具有内在联系,应当认定为职务行为,应当由水泥厂向陈敬国、张桂珍承担赔偿责任。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朱珏英提供的证人证言及水泥厂的陈述互相印证,能够证明:2007年4月19日为迎接次日水泥厂安排的检查,郭明明组织张泉之、徐道平一起加班平整场地,错过了单位班车,其驾驶本案所涉事故车辆将张泉之、徐道平送回家,并约定第二天早上搭乘张泉之、徐道平继续加班。郭明明作为水泥厂矿山分厂的厂长助理,组织、安排单位职工加班以迎接检查,属于其职责范围。虽然其自行驾驶单位车辆,并搭乘其妻子陈孝丽,但事故发生之时,其驾车主要是为了搭乘同事张泉之、徐道平继续加班完成工作任务,郭明明驾驶车辆的行为与其职责范围直接相关,是为了实现单位生产经营活动的需要,属于职务行为,其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损失应当由水泥厂承担赔偿责任。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有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2007)栖民一初字第1192号民事判决;
  二、水泥厂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陈敬国、张桂珍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427970元:
  三、驳回陈敬国、张桂珍对朱珏英的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中各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在于:郭明明违反单位规定,未经批准驾驶单位车辆并发生车祸的行为是其个人行为还是职务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八条第一款规定:法人或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以及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中致人损害的,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一条的规定,由该法人或其  他组织承担民事责任。上述人员实施与职务无关的行为致人损害的,应当由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如果构成职务行为,应当由单位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如果不构成职务行为,则应当由行为人个人承担赔偿责任,行为人已经死亡的,则应当由其继承人在其所继承的遗产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责任。
  对于什么样的行为属于职务行为,我国法律、法规并未作出明确界定。法人与其工作人员之间的关系,就其本质而言,属于雇主与雇员的关系。在私有制国家,雇主赔偿责任包括了一切雇佣劳动制度下的个人执行职务造成他人损害而由雇主承担赔偿责任的情况,因此,这些国家民法典中只规定了雇主责任,而没有设立法人侵权赔偿制度。考虑到我国现阶段社会主义劳动制度,雇佣制只适用于私营企业、三资企业、个体工商户、个人和合伙、承包经营以及个人雇工的情况,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在第八条规定了法人侵权赔偿制度,在第九条则规定了雇主赔偿责任。该解释第八条对于“职务行为”的具体内涵语焉不详,第九条第二款对于“从事雇佣活动”的定义则具有借鉴意义。可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对“从事雇佣活动”所作的解释,即“是指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雇员的范围超出授权范围,但其表现形式是履行职务或者与履行职务有内在联系的,应当认定为‘从事雇佣活动’”。职务行为应当是指与单位工作人员职责范围相关或为实现单位生产经营活动的目的、维护单位自身管理及社会活动需要而实施的行为。
  具体而言,司法实践中如何通过相应的标准来区分职务行为与个人行为呢?行政法理论对职务行为的研究较为深入,可资借鉴。学理上将判断职务行为的标准分为两类:一类是实质内容理论,又称主观标准说,即采用行为人的主观意思表示判断行为的性质;另一类是外表形式理论,又称客观标准说,即以社会观念为准,凡在客观上可视为社会观念所称的“职务范围”,不论行为者意思表示如何,其行为均可认定是执行职务行为。根据上述理论,有关学者归纳出以下标准以准确地判断某一行为是否为执行职务行为:第一,职权标准,即行为人是否享有职权是判断行为性质的重要标准;第二,时空标准;第三,名义标准;第四,目的标准。就本案而言,可以参考以上客观标准的几个方面,对郭明明行为的性质作出认定。(1)关于职权标准。职权,即为职务范围以内的权力。职权,也可称为职责。工作人员是否享有单位的授权是判断职务行为的关键。民法理论对此常以代理学说或者委任学说作为判断标准。本案中,郭明明是水泥厂矿山分厂的厂长助理,组织、安排单位职工共同加班以迎接上级单位检查,属于其职责范围。当天的工作任务没有完成时,郭明明驾驶车辆是为了搭乘其他职工,第二天一早继续加班,以完成剩余的工作任务。驾驶车辆的行为是其组织、安排加班行为的有机组成部分,因此,从职权标准分析,郭明明驾驶车辆的行为属于职务行为。(2)关于时空标准。时空标准顾名思义就是时间与空间标准,这一标准主要考虑的是行为是否发生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郭明明驾驶车辆发生事故的时间是早晨6时15分左右,虽然是上班时间之前,但是在赶往单位上班的过程中;事故发生的地点是在其前往搭乘同事上班的路途上,因此,从时空标准判断,其行为亦属于职务行为。(3)关于名义标准。名义标准是指该行为的实施是否以“工作”或“职务”名义实施。二审中两位职工的证言均证明,前天加班任务没有完成时,郭明明与他们约好第二天一早等他们一起搭车到单位继续完成剩余工作,其行为是以完成工作的名义实施的,属于职务行为。(4)关于目的标准。目的标准是指判断工作人员所实施行为的目的是否是为了单位的利益或者为了便于履行职务或者与职务有其他内在联系。如前所述,郭明明驾驶车辆的行为是为了搭乘同事完成加班的工作任务,是为了完成单位生产经营活动的需要,单位是其行为的受益人。
  综上所述,虽然郭明明未按照单位用车规定填写申请单,自行驾驶单位车辆,并搭乘其妻子陈孝丽,但事故发生之时,其驾驶车辆主要是为了搭乘同事继续加班完成工作任务,郭明明驾驶车辆的行为与其职责范围直接相关,是为了实现单位生产经营活动的需要,属于职务行为,因此,造成的损失应当由水泥厂承担赔偿责任。

  【编后补评】

  行为人的行为构成职务行为,从而由法人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就其责任性质而言,这种赔偿责任是法人对其工作人员的损害赔偿责任的替代责任,而不是法人侵权的直接责任。这种责任的基础在于法人与其工作人员之间类似于代理人与被代理人、委托人与受托人的关系。法人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不是其个人的行为,而是代表法人并以法人名义作出的,其职务行为是法人活动的组成部分,其职务行为所产生的后果归属于法人,当然也应当由法人对外承担责任。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交通事故 公车 规章制度 死亡 职务行为 赔偿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交通事故死亡赔偿标准

推荐图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而告之